何丽丽却总是用亮亮的眼睛偷偷看王克亮
2018-09-26 11:27
来源:未知
点击数:            

有一天,王克亮的顶头上司技术科长老刘,新买了房子,雇工人装修。那个星期天,王克亮去帮老刘监工,一个漂亮女孩来老刘家借工具,询问王克亮一些装修的事情。她很健谈,不时发出银铃般的笑声。她自我介绍说,她叫何丽丽,父母为她也在这个小区买了套房。晚上,老刘请王克亮吃饭,何丽丽也在场,虽是初次见面,何丽丽却总是用亮亮的眼睛偷偷看王克亮,弄得王克亮有些心慌意乱。

王克亮出生于河南省登封市大冶镇一个家境不太富裕的农家,父母含辛茹苦供王克亮一直读到大学。2005年,王克亮大学毕业后成为平顶山市一家煤矿的工程技术人员。

此时的王克亮感到自己好像一只猴子,被一群人戏耍着。沉思过后,他举起酒杯,郑重地说:“感谢侯总一家人对我的信任。但我还是要提醒侯总和各位一声,你们是否也问过我,我也是‘非她不娶’吗?”说罢,王克亮一饮而尽,大踏步走出包间……

王克亮出生于河南省登封市大冶镇一个家境不太富裕的农家,父母含辛茹苦供王克亮一直读到大学。2005年,王克亮大学毕业后成为平顶山市一家煤矿的工程技术人员。 进厂后不久,王克亮就对矿上的采煤工序进行了改进,工效提高了将近一倍。工厂老板侯总

第二天,王克亮就接到采矿经理的电话,他问王克亮去不去采矿场工作?如果去,立即安排王克亮做副矿长,月薪5000元。王克亮正犹豫着,忽然接到侯姗姗的电话,她说今天晚上回平顶山,约王克亮出来吃饭;听到侯姗姗的声音,王克亮心里立时生起了无限柔情。王克亮给采矿场经理回电话,说自己现在工作挺好,暂时不想挪窝儿……

进厂后不久,王克亮就对矿上的采煤工序进行了改进,工效提高了将近一倍。工厂老板侯总知道后,给王克亮发了2000元的红包。此后,他经常找王克亮到他办公室闲谈,还问王克亮很多家里的情况。2006年元旦,矿上举办了一场迎新年联欢晚会,王克亮担任主持人,还唱了几首歌,获得了阵阵掌声。当时,王克亮看见侯总和一个女孩坐在最后一排,那女孩起劲地为王克亮鼓掌。

那个星期天,侯姗姗有事没回来,王克亮正觉得无聊,忽然老刘打电话过来,让王克亮陪他去何丽丽家的采矿场修理挖掘机。

第二天一早,王克亮接到公司电话,去本市一家高级饭店的包间谈生意。一进门,王克亮就愣住了。在座4个人:何丽丽、侯总、侯总夫人和技术科老刘。王克亮一头雾水,站在门口发呆。何丽丽亲昵地搂住侯总的脖子,撒着娇向王克亮介绍说:“这是我爸妈,你没想到吧?”

此后,王克亮和侯姗姗开始了秘密“拍拖”。保密的要求是侯姗姗提出来的。她说,你在我父亲的工厂里工作,万一我们谈不到一起,会招人议论的。侯姗姗比王克亮小1岁,在郑州某区财政局工作。每个周末都从郑州回来一次。渐渐地,王克亮喜欢上了性格温柔的侯姗姗。

王克亮最先想到的是侯姗姗听到这个消息后,能不能承受得了。除了深深的遗憾外,王克亮心里还有一丝轻松,此前王克亮总有一种被人施舍的感觉,老觉得比别人低一头。现在,王克亮感到和侯姗姗之间不存在差距了。

于是,一个周末的晚上,由侯总牵线联系,王克亮和侯总的独生女儿侯姗姗在一家咖啡馆见了面,彼此相谈甚欢。

王克亮大脑顿时一片空白。科长老刘笑嘻嘻地递给王克亮一杯茶,说:“小王,你别怪别人,这事是我的馊主意。那个侯姗姗是我们雇来的,这个何丽丽才是真正的侯姗姗。我们也没有恶意,只是想对姗姗的终身大事慎重而已。”王克亮问:“这么做,是不是想考验我是否这山望着那山高?”老刘说:“到底是聪明人,一下子就理解了问题的本质。”王克亮又问:“那么说,采矿场也是侯总的?侯总破产的事也是为了考验我而编造出来的?”老刘说:“是的。通过这两件事,充分说明你不是见利忘义的小人,侯总一家人也非常感动。哈哈。”侯总亲热地拍拍王克亮的肩,说:“小王,我的眼力不错呀。姗姗现在已经非你不嫁了。”

春节到了,王克亮回了老家过春节。过完年刚刚回到厂里,王克亮就听到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侯总住院了。王克亮带着水果到医院里探视。原来,侯总在省城投资一家商业城,没想到楼盘完工后,却发现原来对方许诺的商家入住的事,并未经过上级部门允许,于是,偌大一座商业城,成了烂尾楼。银行催还贷款,起诉到法院,法院查封了侯家的全部产业,准备拍卖……

第二天,老刘找到王克亮,悄悄地说:“你这家伙挺招女孩喜欢呀,连何丽丽都看中你了。”王克亮问:“何丽丽是什么人物?”老刘神秘地笑了:“什么人物?大人物。何丽丽的父亲经营着本市一家大型建筑公司,还开了两个年产值过千万的采矿场。何丽丽是家里的独生女。”王克亮连忙说:“我已经处了女朋友了。”老刘不信,说:“你别骗我了,上个月你还说自己没对象呢。”王克亮吭哧着不好说出真相。

发布时间:2018-02-25 16:51 来源:www.roadlady.com 点击:0次

一场丑恶的闹剧收场了,但王克亮和林蕴蕴的爱情却就此拉开了帷幕。半个月后,王克亮离开了那家煤矿,来到了省城郑州,开始了新的工作和生活。

此后,王克亮辞去了厂里的工作,给“侯姗姗”打了电话。“侯姗姗”真名林蕴蕴,她的家境不很好,大学毕业后两年未找到工作。当初,侯总找到她,要她做侯姗姗的“替身”,许诺事成之后给她安排一个好工作,她因为太想找到一份工作了,就糊里糊涂地答应下来。王克亮并不怪林蕴蕴,他们同是这场戏中精神上的受害者。

元旦后刚上班,侯总就把王克亮叫到他的办公室,谈了一会儿工作后,他突然话锋一转,对王克亮说:“我的女儿看了你的表演后,喜欢上你了……”说着,他亲切地拍了拍王克亮的肩膀,微笑着鼓励王克亮说:“我看,你俩可以处一处,成不成没关系。”

王克亮每天都到医院里照顾侯总,端汤端药。侯姗姗的妈妈愁眉苦脸地对王克亮说:“小王,现在家里成了这个样子,你跟姗姗好,是要吃苦的。”王克亮说:“我和姗姗都觉得对方很合适。无论怎样,我们都希望在一起。”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pardvo.cn二四六天天好彩,2018年马会免费资料,香港刘伯温资料大全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