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没有什么高尚的信仰
2018-10-08 06:59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在三粮库工作的赵玉梅已经退休两年了。当年刘森下岗的时候,为了家庭的生计,赵玉梅一个人每天干三份工作,早上5点到三粮库上班,10点下班再到宾馆打工, 下午3点宾馆下班后,她又去扫大街, 一扫就到晚上10点才能回家。 我们没有什么高尚的信仰, 但对得起良心就行。刘森说。你抬头看看, 咱家对面的赐儿山上的观音娘娘就看着你呢,你敢对不起良心,妻子赵玉梅认真地说。 多么朴实的执着。 在市场经济条件下,良心能值多少钱?刘森夫妇恰恰就是信奉这个不值几个钱的良心, 并通过勤劳和真诚赢得了生活, 也赢得了那些认识的和不认识人的惠顾。

因为是小本生意, 所以,刘森所卖的花价格都不是很高;因为面对的是普通消费者, 所以,刘森卖的花是大家认可的花;也因为顾客都是回头客, 所以,刘森卖花不糊弄人。有的顾客买了花后,还要买花盆,于是就让刘森移植一下。刘森就会很实在地在新买的花盆里填土移花,而不像有的花商为了少填土而在花盆底下垫上泡沫板,结果导致花长着长着就死掉了。一位女士从刘森那里买了一盆花,过一段时间拿来花说花死了。刘森说:你一定是浇水浇多了。 那位女士辩解说:按照你的要求,我没有浇多少水呀? 刘森说:那就把花倒出来看看。 结果花倒出来后, 花盆底下的泥水晶晶的,花根早被浸泡烂了。

花为媒,买花者和卖花者因花结缘,又因为追求美而走到一起。 刘森的花很美,刘森的心灵更美,刘森夫妇的心灵和鲜花一起绽放。

有顾客买花盆,刘森到地下室搬花盆。 在地下室门口,刘森发现了张佃成要找的砂轮,他赶紧拿上砂轮跑出去问周围的老太太那个磨剪子的老人是否还在,老太太们告诉他说,磨剪子的已经向商务桥方向走了。刘森和看摊的儿子简单地交代了一下, 骑着自行车就去追赶张佃成, 追到商务桥也没有追上,只好又骑着自行车折回来。就在刘森返回来的时候,他与张佃成碰面了,他赶紧喊住老爷子并把砂轮交还给张佃成,张佃成激动地不知说什么好,最后,张佃成决定把一上午挣的30元钱给刘森作为酬谢, 但遭到刘森的婉拒。张佃成询问刘森姓名,刘森也没有告诉。 连一根烟叶也不抽就走了。 张佃成说,后来打听周围的老太太们才知道姓刘。这样的好人现在不多见了。 251岁的刘森, 生在花园街长在花园街,花园街拆迁后他搬到外面去住,为了生意他又到花园街租了房子。 在花园街,刘森从事卖花生意也就是四五年的时间。 之前,我什么都干过,在医院的食堂里烙馅饼、在别的地方打工、替人看摊,直到给朋友卖花才找到了这个生意。 刘森说,尽管16岁就上班了,但好景不长,没上几年就下岗了,最早是在市二轻局下属的喷漆厂上班, 后来厂子合并到市一皮厂,到一皮厂上班半年后就下岗了。从1994年到今年下岗已整整20年了。

人在做,天在看,这是刘森信奉的人生信条。 人都做不好咋去做事?每次进货的时候,他都会看到有的进货商常常趁卖家不注意而把花悄悄地放进车里,对此,刘森就看不惯,觉得很没意思。 也因为刘森做人真诚,所以进货的时候,那些批发商对刘森也很真诚,所以刘森进货的时候不仅价格相对便宜一点儿,而且货源还比较全。而刘森卖货的时候也是这样,很真诚地对待每一位熟识的和不熟识的顾客。所以他的顾客一直不断。

瞅了个好天气,刘森把家里的花摆出去卖,就在那一天张佃成也骑着电动车出去干磨剪子抢菜刀的营生。刘森就住在花园街的一楼,把花摆在楼前的马路边上,张佃成偶然来到花园街的一个空地上给人们磨剪子,他们各自忙乎着自己的营生, 互不干涉。 如果要把风马牛不相及的他们联系在一起,那就需要通过大脑丰富的联想和想象来达到,不过,那是文学家和艺术家要办的事, 其结果就是艺术享受。如果现实把这两个不相干的人联系在一起,那就一定是一个故事了,故事可大可小,但最终让我们感动。

社会在变化, 人性也在变化,在经营中,对于一些同行的做法,刘森也是看不惯,也不理解。有时,一些花长得不太好,花商一般会扔掉,而这些被扔掉的花被捡回家还能成活。 这时候,有的花商就会把花的根曲断,甚至把花放在地上死劲地踩,生怕别人捡到后成活。 你说这是何苦呢? 扔就扔掉了,干嘛还要如此不放心呢?刘森说,遇到这种情况,刘森常常把花送给那些经常来买花的人, 让他们继续培养。当然也有买花少给钱的。有的顾客来买花, 说好是30元一盆, 顾客愣是扔下20元拿着花开车跑了。你说咋弄,追吗?赔钱当然是不赔钱,但等于没挣钱呀。刘森无奈地说。遇到这种情况, 他常常劝慰妻子不要生气,底本回来就行,因为我们也是消费者,应该理解他们的心情。3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刘森的妻子赵玉梅也是一个真诚豁达的人。 当年,是与刘森同在一个厂子的赵玉梅的嫂子看到刘森的人性和人品而从中撮合成这段姻缘的。我的父亲很认可刘森,对他就像对儿子一样看待。 赵玉梅说:当年在喷漆厂的时候,刘森也是很能干的, 既当司机又跑业务, 只是因为企业不景气了, 显得刘森也没什么能耐了。 不过,刘森没有因为企业下岗了而让人生也下岗, 他不断地找寻着他的事业出路, 终于找到了, 也因为人格魅力而把这个不算起眼的事业做的红红火火, 尽管他的摊位不是很大。 比打工强,能养家糊口! 刘森自谦地说。

当温润的春风刚刚撩拨不安分的青春时,耐不住性子的青春叛逆的野性就开始扩张了,忙不迭失地翻箱倒柜找出曾经的美丽套在身上,或大街小巷地找寻着适合自己的美丽披在身上,深怕稍不留神让别人的美丽盖过自己, 更怕自己被美丽出局,也许, 绽放是青春的本真吧。春分似乎也像这些叛逆的青春一样,连续几天的温柔后忽然一夜之间就暴戾起来,把整个舒展开来的面孔一下子又变回严冬,火热的青春也被似剪刀的春分逼迫得腿肚子直打哆嗦。靠着墙旮旯晒太阳的老人们因为奈何不了叛逆的青春,于是就幸灾乐祸地诅咒着:让你抖单,冻死你个兔子!这就是北方的农历二月!

除了冬天不摆出来卖花外,其他的时节每天都要搬出来卖花,特别是夏天,每天早早地把花搬出来等逛早市的人们前来光顾,晚上十一二点等逛夜市的人们来买花。因为靠的都是回头客,所以冬天的时候,都是顾客到家里来买。 3月11日就在记者采访的那天,刘森和儿子刚刚进货回来,晚上把货搬进家里后已是午夜12点了。 每次进货的时候都是夜里2点钟出发到了北京也就是5点左右,然后等北京的花市6点开门后进货,晚上回来早一些也得8点多,等把花都搬进家里已是夜里10点多了。 如果碰上堵车就得夜里12点多才能回来。每次进货都要进花、花盆、花土、花肥等。 每次进货仅雇车往来的费用就很高,夏天每周都得进一次货,每次进货都得儿子帮忙,否则一袋子花土就100多斤, 一个人根本完不成。为了留住顾客,与卖花相关的一些辅助材料都得有,尽管有的辅助材料的利润很低,甚至不挣钱,但也得有货,否则,顾客慢慢的就不来买花了。 刘森说,虽说是卖花, 实质是周到的服务, 还得懂得各种花的脾性,遇到花生病, 还得适时给予治疗,这样才能圈住顾客呢!

一个月前的那天,刘森把花摆出来悠悠地等待着顾客,那天,张佃成一上午没歇息儿地忙乎着。张佃成干完活后骑着电动车到下一个地方去做活。待他到了那个地方干活时发现,他的机械砂轮丢了。 他回想了一下,应该忘在了花园街磨剪子的地方了。 他迅速折回去找,问了刘森和几个老太太, 都说没注意到,尽管刘森和几个老太太都帮着张佃成四处寻找,但最终没有找到。张佃成只好走了,要知道,在别人眼里不起眼的砂轮,却是张佃成吃饭的工具啊。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pardvo.cn二四六天天好彩,2018年马会免费资料,香港刘伯温资料大全版权所有